自由与责任

        | 原作者: Rev. Walter E. Orthwein (机器翻译成: 中文)
The Liberty Bell, with its inscription: "Proclaim Liberty Throughout All the Land Unto All the Inhabitants thereof."

(这是2002年9月16日布赖恩阿瑟恩学院的礼拜堂演讲,由W.E. Orthwein牧师撰写。 1 )

"向全地的居民宣扬自由"。(利未记25:10)

利未记》中的这节经文被刻在自由钟上。这是最恰当的,因为正如主在《约翰福音》中所说,是他的道使人自由。

他不只是说 "真理必叫你们自由",而是这样说。

"你们若遵守我的道....,就必知道真理,真理必叫你们自由"。(约翰福音8:31-32)

因为主创造我们是为了自由,所以对自由的渴望是建立在人的本性上的。"人 "这个词本身就意味着 "自由"。使我们成为人的两种能力是自由和理性。

这就是为什么自由是一种权利。今天,"权利 "这个词被用得很宽泛;人们说他们有权利得到各种东西--教育、工作、医疗--但自由的权利是一项基本的、绝对的权利,因为它源于我们的实际情况,是通过设计、通过神的命令。

这就是为什么在《独立宣言》中说这项权利是 "不可剥夺的",是人们 "由他们的造物主赋予的 "权利。它不是任何政府或人类机构授予的权利,而是来自上帝。

同样,美国宪法也不是一份划定政府授予人民的权利的文件;恰恰相反。它描述了人民赋予政府的权力,并对这些权力进行了严格限制,以免政府侵犯人民的自由。

这些文件--《独立宣言》和《宪法》--是美国政府形式发展的基础,也是美国政府赖以生存的基础,是对古代利未人宣布的自由的回应。

在新教会的教义中,自由和理性是密不可分的。我们被赋予了自由,因为我们通过爱与主的结合必须是对等的;爱只能被自由地给予和接受。而我们被赋予理性是为了自由的缘故。

没有理解的自由意味着什么呢?

圣经给我们提供了 "理性 "和 "自由 "的新的和相当深刻的定义。理性被定义为理解什么是善和真的能力。爱与智慧240它不是冷冰冰的逻辑,也不是脱离爱和宗教信仰的理性运用,而是涉及到掌握精神原则并将其应用于自然生活的能力。它是 "接受灵光的能力"。(爱与智慧247所以它与 "良知 "密切相关。一个没有良心的人可能会非常聪明地进行推理,但不会是 "理性",因为这个词在圣经中被使用。

美国的建国者们也有一个非常类似的理性概念。他们珍视理性,怀疑既定教会的教条和迷信,但从他们的许多声明中可以看出,华盛顿、亚当斯、杰斐逊、富兰克林和其他创始人并没有把理性看作是脱离对上帝和他的话语的一种智力活动。恰恰相反,在他们看来,美德和宗教感性被视为理性的基本要素。

在著作中,"自由 "被定义为做的能力 -- 不是做你碰巧想做的事 -- 而是做真实和善的事。(爱与智慧240)

同样,美国政府形式的作者们对自由的理想也是如此。他们试图建立的公民自由不仅仅是为了人民的物质舒适和快乐,而是为了让他们能够自由地改善自己的精神状况,成为更真正的人。

无论你说自由只能与理性一起存在,还是与秩序一起存在,这都是一样的道理。理性的用途是辨别什么是有秩序的--在最高的意义上,什么是与天堂的秩序相一致的--并将这种秩序带入我们的生活。

真正的秩序来自灵性的爱。人类生活的真正秩序不是由外部强迫而来,而是在一个社会中自然成长,当人们的爱被道所支配。

如果没有来自内部的秩序,没有来自人们自由和理性地管理自己的生活,克制自己的基本欲望和冲动,那么地狱就会爆发,为了生存,社会就会被驱使建立一个由外部强加的秩序,通过武力。

关键是:许可不是自由;许可会破坏自由。我们必须学会区分这两者。没有责任的自由是不能持久的。仅仅要求我们的权利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行使使这些权利成为可能的责任。"你们若遵守我的道....,就必得着自由。"(约翰福音8:32)

责任意味着对上帝和人类同胞的责任。爱主和爱邻人--主的话语中这两条伟大的戒律--定义了我们责任的本质,而我们对它们的遵守是保留我们所珍视的权利的关键。

这一切都始于避开邪恶,将其视为罪恶。这是理性的第一个用途:接受真理之光,并在这道光中辨别出我们内心的邪恶,以限制和消除它们。这就是自由的第一个用途:迫使我们自己遵循真理,而不是我们自己的自然欲望。
而不是我们自己的自然欲望。

这种熟悉的新教会教义,即我们有个人责任避开罪恶,使这种宗教非常适合于自由社会--正如有关有用性、慈善、自由和理性等教义一样。

真正的自由只有在真正的理性中才能存在--也就是说,在对精神真理的理解,以及对那些定义天堂秩序的原则和美德的接受中。换句话说,如果不承认上帝,不愿意按他的话语生活,真正的自由就无法存在。

个人的自由如此,一个国家的公民自由也是如此。美国的缔造者们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们所建立的那种政府是以有德行的公民为前提的。他们对这一点非常明确。只有当人民是一个有道德的人时,人民的政府才能发挥作用。

因为他们意识到了人性的腐败,所以有可能在他们的著作中发现他们所建立的政府会持续下去的怀疑论。另一方面,由于他们相信天意,他们也充满了希望。

如今,"美德 "这个词有一种过时的感觉。我们现在更愿意谈论 "价值观"--一个更易变通、要求更低的概念。在我们成熟的耳朵里,传统人类美德的名字听起来很古板,甚至是彻头彻尾的陈腐。虔诚。谦逊。勇气。贞洁。诚实。爱国主义。耐心。工业。节俭。自力更生,也愿意为整个社区的利益与他人合作。

但如果我们想保持自由,这种美德是必不可少的。天上的理想不容易落到地上,或没有冲突。它们的实施不会是完美的,因为人类并不完美,这个世界也不完美。

考虑到这一点,自由钟上的裂缝似乎只是为了使它成为美国自由的更好的象征。美国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它一直都是,也将一直是。它的伟大理想可能只是不完美地实现了,但这个国家为更完美地实现这些理想所做的努力从未停止。

愿我们每个人都能如此。我们当中有谁能说我们完全实现了我们所宣称的理想?然而,我们必须继续努力。在这个远非完美的世界上,美国的自由政府实验仍然是世界的灯塔,闪闪发光。

俗话说,"和平从我做起"。或 "慈善从我做起"。对于自由也是如此。我们有责任审视自己,努力做到无愧于我们享有的公民自由。(见 真实的基督教信仰414.)

主说,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光藏在柱子下面,而应该让它照亮,让别人看到它。这也是自由之光的真实写照。还有自由的声音。如果我们重视它,理解它的性质,并努力使自己配得上行使它,那么主的命令就会得到遵守,自由的欢乐之声就会更响亮地响彻全地,响彻所有的居民。

Footn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