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爱与圣智 #0

Study this Passage

     
/ 432  
  

(In this version or translation, no text exists for this passage; click "Read Next" to move forward)

/ 432  
  
   Study this Passage
Table of Contents
第一章 1-3 唯独神、因而唯独主是爱之本, 因为祂是生命之本, 天人与世人只是承受生命之器。关于这个主题, 在《圣治》与《新耶路撒冷教义之生命篇》中将会多方论述。在此只想说明:唯独主、宇宙之神, 是无限的和非被造的, 而世人与天人是有限的和被造的。因为主是无限者和非造者, 为"本是者", 因而祂被称为"耶和华"(意思为"我是我所是"), 是生命之本或者自具生命。没有什么能够从"自存者"、"无限者"、"本是者"、"生命之本"直接被造, 因为神性一体、不可分割, 因此创造必出于受造和有限之物, 以致于神性容纳在受造物之中 4-6 尽管神性全在于尘世中所有世人、天堂中所有天人以及天堂之下的所有灵人, 然而神性并不在空间之内; 属世观念牵涉到空间, 因此凭纯粹的属世观念无法领会这一点, 需以属灵观念来理解。属世观念形成于物质世界中的各种事物。我们眼见的所有物体, 皆牵涉空间。我们所说的"大"、"小", "长"、"宽"、"高"等都是空间的概念。这就是为何仅凭属世观念, 我们无法领会"神全在, 但不在空间之内"的含义 7-10 所有天人都将神视为一个人,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认识; 因为无论从整体还是部分, 天堂在形式上都像一个人; 又因为是天人之中的神性构成天堂, 其思维的产生皆顺应天堂的形式, 所以天人根本无法以其它方式来思考神。凡是与天堂结合的尘世之人, 当他们进入内在以灵思考时, 也会同样认为神是个人 11-13 哪里有"本是", 哪里就有"存在", 二者不可分离。"本是"借助于"存在", 且与"存在"形影不离。想想是否有什么不"存在"的"本是", 或者是否有脱离"本是"的"存在"?理性分析便能理解二者的关系。本是与存在彼此相依, 互不分离; 由此得出:它们为一体, 不过是可区别的一体 14-16 众所周知, 神是无限的, 人们也称祂为"无限者;" 祂被称为"无限者", 是因为祂是无限的。之所以无限, 不只是因为祂自己为本是与存在, 而且还因为在祂之中有无限的事物。没有无限事物在其中的无限只不过徒有其名而已。 17-22 倘若聚焦全人类的智慧, 将会认定:神——宇宙创造者, 乃是一位。因此, 一个有理智之人, 按其一般性的理解, 会认定创造者(神), 乃是一位。他不会, 也无法有其它想法。对于理智健全之人, 若跟他说宇宙创造者有两位, 哪怕只说"两位"一词, 你也会感受到他的反感 23-27 若是将思想提升一定的高度, 纵观所知的一切, 并审视其中是否存在什么普遍因素, 你将发现, 除了爱与智慧, 没有其他。爱与智慧是一个人全部生活的根本要素。生活的一切, 无论是社会的、道德的还是灵性的, 都有赖于此。离开爱与智慧的生活并不存在。人的集合, 或者集合之"人", 也就是大大小小的社区、国家、教会, 乃至天堂, 其生活的一切也是如此。若无作为源头的爱与智慧(想想还有什么), 它们将什么都不是 28-33 在神人之中, 神性的本是与存在是可区别的一体(请参阅之前14-16节)。因为神性的本是为神性之爱, 神性的存在是神性智慧, 所以爱与智慧同样为可区别的一体。说二者是可区别的一体, 因为爱与智慧是两个不同的事物; 又因为在智慧中、爱"本是", 在爱中、智慧"存在", 所以如此结合后, 以致于爱属于智慧、智慧属于爱。智慧的存在源自爱(如先前15节所述), 因此神性的智慧亦为"本是"。由此可知, 爱与智慧一起成为神性实质, 只不过彼此有别, 爱被称为神性的"本是", 智慧为神性之"存在"。以上是关于神性之爱与智慧的天堂观念 34-39 在对爱与智的认识上, 人们通常视它们如同空气或天空中飘忽不定的抽象物, 或者从这类抽象物散发的什么东西。几乎无人知道它们是真实的实质和形式。即使有人承认它们是实质和形式, 仍认为是爱与智在主体之外或者自主体发出, 这样认识爱与智, 依然是飘忽不定的某种抽象物。他们并不知道爱与智才是主体自身, 被理解为主体之外、飘忽不定的抽象物的只是主体自身状态所显的表象。这一点迄今尚未被人知的理由有几个, 其中一个理由在于人的思想对事物形成认知的第一步是通过表象获得, 只有通过对原因的探究才可以摆脱这些表象。倘若其中的原因深藏, 除非将知性长期置于属灵之光中, 否则无法探究出来; 无法探究的原因在于属世之光不断将知性拖回。事实上, 爱与智是真实的实质和形式, 二者构成主体自身 40-43 前面已证实, 神性的爱与智是实质与形式; 并且还说明, 神性的本是与存在为本是与存在自身。于是, 不能说本是和存在"源于自身", 源于什么便牵涉到一个"起点", 这起点为本是和存在自身。而本是和存在自身从永恒就自有。本是与存在自身也是非被造的, 一切被造物的存在只能来自非被造者。而且, 凡被造的也是有限的, 它们的产生唯有来自无限者 44-46 爱的要素并非去爱自己, 而是爱他人, 并藉着爱与他人结合。除了爱他人, 被爱也是爱的要素, 这样才产生结合。所有爱的本质在于结合, 实际上这是爱的生命所在, 这样的生命可被称为"享受、愉悦、甜蜜、祝福、快乐和幸福"。爱, 在于自己的就是他人的, 感受他人的快乐如同自己快乐, 这才是爱。在他人身上感受自己的快乐、而不是在自己感受他人的快乐, 这不是爱。在他人身上感受自己的快乐, 是爱自己; 感受他人的快乐如同自己快乐, 是爱邻舍; 这两种爱彼此完全对立。哪一种都是为了结合, 这似乎是事实。即使是爱自己, 表面看起来并非是为了分离, 但事实上, 爱自己的程度越深, 分离的程度相应也越深, 直至后来产生憎恨。因为这种仅凭己力的结合逐渐松散, 于是爱逐渐转变成恨 47-51 宇宙万物, 无论大小先后, 都充满神性的爱与智, 甚至可以说宇宙万物是爱与智的形像。这一点可从宇宙所有成分与人所有成分的相互对应关系明显看出来。发生在被造宇宙中的每一及所有现象都与人的每一及所有组成部分有对应关系, 以致于可以说人也是宇宙。人之情以及由情所生之思与动物界的所有成分有某种对应; 人之意以及由意所生之知与植物界的所有成分保持对应; 生命的最外在部分则对应于矿物界的组成部分 52-54 众所周知, 宇宙万物皆由神所造, 因此其中的任何事物都被称为"耶和华双手的工作"。有人声称, 宇宙万物从"无"而来, 绝对虚无的概念也就从这个"无"应运而生。然而事实上, 没有任何事物能从绝对虚无中被造或从绝对虚无中生出。因此, 作为神的形像、被神充满的宇宙, 只能在神内并从神被造。神是自具之本是, 出于本是必为是者。从非是之虚无造是者, 这完全是个矛盾的说法 55-60 这可从动物界的每一及所有事物看出, 也可从植物界和矿物界的每一及所有事物看出。动物界中的每一及所有事物与人相似, 可从以下观察看出:各样动物有附件用于移动, 有器官用于感觉, 有脏腑用于驱动, 它们所拥有的这些成分与人类相似。它们还有欲望和喜好, 类似于人类的自然欲望和喜好。在它们里面, 天生就有不同的知识来满足它们的欲望。有些动物似乎还拥有某种精神的元素, 这或多或少地显明在地上走兽、飞鸟、蜜蜂、桑蚕和蚂蚁等身上。因此, 一些纯然属世之人认为, 除了不能说话外, 这些动物与人没什么不同 61-64 被造万物之用逐层上升, 从最底层上升到人, 再通过人上升到创造者神、也就是用的源头。最底层就是上面所说的矿物界中每一及所有事物, 包括石质的、盐质的、油质的、矿质的或金属材质的各类物质, 被土壤包裹着的(植物与动物分解成的微尘)。在它们里面隐伏着全部生命之用(用源自生命)的目的与开端:努力致用是目的, 行动力是开端。这是矿物界的情况 65-68 空间和时间是物质世界的两个属性。世人藉此形成他的思维观念、从而形成他的知性。倘若人停留于时空观念, 而不将心智提升到它们之上, 就无法领悟任何属灵与神性的事情, 因为他会将属灵与神性之事卷入时空观念中, 越是这么做, 理性见解越是变得纯粹属世。以如此思维来推理属灵和神性之事, 就好比以深夜的幽暗来揣摩光天化日下的事物。自然主义正是由此产生。相对而言, 人若提升心智于时空观念之上, 就能穿越黑暗进入光明, 领悟到属灵和神性之事, 最终能明白其中究竟, 并受其影响, 藉此光照驱散属世眼见的黑暗, 将挡道的伪谬逐于路边。但凡理性之人都有能力将思维提升到时空属性之上, 倘若真的这样思考, 他就能明白并会确认:全在的神性不受空间束缚。他也会理解并赞同上述观点。但是, 如果他否认神性的全在, 并将一切现象归功于自然, 那么说明他没有提升的意愿, 尽管他有能力如此 69-72 正如神性独立于空间之外、在一切空间中, 神性也独立于时间之外、在一切时间之中。物质世界的属性不适用于神, 而空间和时间都是物质世界的属性。物质世界的空间和时间都是可以测度的, 时间以日、周、月、年、世纪来测度, 以小时来测量一天, 以天来测量一周和一月, 以四季来测量一年, 以年来测量一个世纪。物质世界中的这些量度制, 源于尘世太阳的公转和自转 73-76 神性在大小事物中并无区别, 这个结论来自之前所说的两个主题:神性(独立于空间之外)在一切空间中; 神性(独立于时间之外)在一切时间中。空间有更大与最大或更小与最小等区分。如之前所说的空间与时间的一致性, 故时间也有长短之分。但是, 与时空中的或属于自然的其它事物不同的是, 神性在一切事物中都是相同的, 因为神性不变、且不可改变。所以, 神性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 都是相同的 77-82 83-88 天人与灵居住的心灵世界中有热有光, 就像世人所居住的物质世界那样, 而且以类似的方式来感受热与光。然而, 两个世界的热与光完全不同, 之间的区别有如活物与死物。心灵世界中的热, 就本质而言, 是有生命的, 光也是如此; 物质世界中的热, 就本质而言, 是无生命的, 光也是如此。心灵世界中的热与光出于"纯然为爱"的太阳, 而物质世界的热与光出于"纯然为火"的太阳。爱有生命, 神性之爱则是生命之本; 而火则是死的, 太阳之火则是死亡之本(说它是死亡之本, 是因为它里面没有丝毫生命) 89-92 天人从眼前的太阳获得热与光, 但这个太阳并非主自己, 而是从祂首先之所发, 是属灵之热的至高。属灵之热的至高是属灵之火, 就是神性的爱与智的第一对应。正因如此, 那个太阳看起来如同火烧, 对天人显为燃烧之火, 但对世人并非如此。对于世人, 火是属世的、并非属灵的, 二者的区别如同活物与死物之别。因此, 属灵太阳凭其热为属灵本质带来生机并更新属灵物体。属世太阳也同样作用于属世的本质与物体, 只是并非靠自己而行, 而是借助于属灵之热的流注, 依靠属灵之热并起辅助作用 93-98 在第一章中已阐述神性的爱与智如何合一。热与光以同样的方式合一, 因为它们源于圣爱和圣智, 通过对应的方式合为一:热对应爱, 光对应智。正如14-16节所述, 圣爱是神性之本是, 圣智是神性之表现, 因此属灵之热是发自神性本是的属性, 属灵之光是发自神性表现的属性。因为神性的爱与智的合一, 圣爱是属于圣智的圣爱, 圣智是属于圣爱的圣智(参阅34-39节), 所以属灵之热是属于属灵之光的热, 属灵之光是属于属灵之爱的光。而且, 因为这样的结合, 从视若太阳的主散发的热与光合为一。只不过它们并不见得合二为一地被天人与世人接收, 关于这一点, 容后再述(见125节) 99-102 大多数人离世后会带有这样的陈见:神在头顶上的高处, 主在天堂的天人当中。他们认为神在头顶上的高处, 是因为圣言中神被称为"至高"者, 说祂住在"高处"。因此缘故, 当祷告与敬拜时, 他们会举目仰望并向上伸出双手, 却不知道"至高"乃表示至内在的意思。他们认为主在天堂的天人当中, 是因为他们视祂如同其他人, 有一些甚至认为主是一位天人, 不晓得祂是掌管宇宙的独一神。如果主在天堂的天人当中, 宇宙就不能在祂的注目之下, 受祂的引导与统治。而且, 倘若祂不像太阳那样照耀心灵世界的天人和灵, 他们就毫无光明。天人属灵, 因此只有属灵之光才适合他们的本质。(天堂有光, 远甚于尘世之光, 将在后续内容中讨论 103-107 在恶人与愚人中流行的误解起源于表面现象的确证。表象只要还是表象, 就是表面真理, 所有人都可依照表面真理而思维和言语。但是, 当它们被确证为实际的真理时(即人们证明这些表象为真实), 表面真理就成为伪谬与误解。举个例子, 表面看起来太阳每天都在绕着地球转, 每年沿着黄道行进, 只要这个表面现象未被证实, 它就是个表面的真理, 任何人都可以照着这个表面的真理去如此想和说。人们可以说太阳东升西落, 并因此导致早晨、中午、黄昏和夜晚的产生。还可以说太阳正在黄道的某处位置或处于某个高度, 并因此导致春、夏、秋、冬四季的产生。但是, 当这个表面现象被证明为实际的真理时, 证明者出于这个错解而所思所言的便是伪谬。类似的表面现象数不胜数, 不仅有自然的、社会的和道德的事情, 也有属灵的事情 108-112 天堂被称为"神的居所", 还被称作"神的宝座", 神在天堂如同一位国王在自己的国度中。神(也就是主)在天堂之上的太阳之中, 通过祂在热与光中而在众天堂之中。尽管主以那样的方式在天堂之中, 祂自己仍在那太阳中。正如前几节所述(108-112), 太阳与天堂之间的距离并非距离, 只是距离的表象。因距离只是表象, 便可知主自己在天堂之中, 因为祂在天堂众天人的爱与智中, 而天人构成天堂, 所以祂在全天堂之中 113-118 在之前章节, 已经探讨了以下内容:心灵世界中的太阳, 太阳的本质, 太阳的热与光, 主通过热与光而在天堂之中, 等等。现在我们来讨论心灵世界中的方位, 之所以探讨此太阳和世界, 是因为论及的对象是神和祂的圣爱圣智, 除非涉及它们的源头, 否则探讨这些事情就只会着眼于结果、而非原因。然而, 结果教给我们的, 只是结果; 只是审视结果, 不能揭露出任何原因, 然而从原因可明了结果。从原因知结果, 明智; 从结果找原因, 不明智(一些被调查者称为"原因"的错误表象会自行呈现出来, 以愚为智)。原因在先, 结果在后; 从在后的事物中无法看见在先的事物, 但是从在先的事物中能看出在后的事物, 这是规则。正因如此, 先探讨心灵世界, 因为所有的原因在其中; 然后探讨物质世界, 那里所显现的一切都是结果 119-123 如前所述, 天人的住处各有其所, 有的在东, 有的在西, 有的在南, 有的在北。住在东面的, 接受爱的程度更高; 住在西面的, 则稍逊; 住在南边的, 处于智慧之光中; 住在北边的, 则处于智慧的隐蔽处。住所方位的不同, 看起来好像由显为太阳的主所定, 其实是由天人而定。主的爱与智的程度不是时强时弱或时大时小, 就是说, 作为太阳的祂散发热与光时, 不会对此人强、对彼人弱, 对任何人都平等对待。但是, 祂并不被众人平等地接受, 不同方位的天人对祂的接受程度不同。由此可见, 心灵世界中的方位表示爱与智(也就是主作为太阳发出的热与光)接受程度的差异。这个事实也可从上述(108-112)内容明显看出:即心灵世界中的距离只是表象 124-128 天人将面部转向显为太阳的主, 而人, 就其内在的灵而言, 也是如此。因为人的心灵就是一个灵, 如果他处于爱与智中, 就是一个天人, 死后, 当他脱掉属物质世界的外在物, 他便成为一个灵或一个天人。因为天人将自己的面部一直转向东方的太阳, 因而转向主, 所以若有人处在源于主的爱与智中, 就说"他看见主", 或说"他向主看", 或说"他面向神", 这表示他在生活中如同天人。人们在世上如此谈论, 因为这些的确发生在天上, 还发生在人的灵里 129-134 天人有知和意, 有脸和身, 也有关于知与意以及脸与身的所有内在成分。知与意的内在成分是与他们内在的情与思有关的诸类元素, 脸的内在成分是脑, 身体的内在成分是脏腑(主要是心与肺)。一句话, 天人拥有世人的每一及所有成分。让天人成为人的, 并不是除去内在成分的外在成分, 而是与内在成分相结合的外在成分。事实上, 是内在成分产生的结果。如果不是因为内在成分, 他们就只有人的外形, 里面却没有生命, 因为里面没有生命的形式 135-139 首先要定义什么是灵、什么是天人。任何人死后, 先进入天堂与地狱之间的灵界, 在那里等候时日(或者改变状态), 之后按他的生命状态分向天堂或地狱。只要他还在灵界, 就被称为"灵"。从此处升上天堂的灵, 被称为"天人;" 投入地狱的灵, 被称为"撒旦"或"魔鬼"。当这些灵还在灵界时, 为上天堂而预备的灵被称为"天堂灵", 为下地狱而预备的灵被称为"地狱灵"或"邪灵"。天堂灵同时与天堂相联, 地狱灵同时与地狱相联。在灵界的所有灵都依附于世上之人, 因为就心灵的内在而言, 世人也同样处于天堂和地狱之间, 并通过依附于他们的灵、按照各自的生活, 或与天堂或与地狱相联。请读者注意, 灵界与心灵世界并非可以互换的名词; 灵界是上面所说的概念, 而心灵世界则包括灵界、天堂与地狱 140-145 在Cb_sss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说到, 神在位格和本质上都是一位, 圣三一在于祂, 此神便是主。还说到, 在祂里面的圣三一被称为"父"、"子"、"圣灵":作为神性之源头, 为"父;" 神性之人身显现, 为"子;" 神性的发出, 为"圣灵"。人们称圣灵为神性的发出, 却不知道为何称"发出"。之所以不晓得是因为不知道主在天人面前显为太阳, 从太阳所发之热、其本质是神性之爱, 所发之光、其本质是神性之智。只要这些真相不为人知, 人们只会猜想这发出的神性是另一种不同的神性实体,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亚他尼修信经》中关于圣三一的教义看到这样的说法:父一位, 子一位, 圣灵亦一位 146-150 主, 表示永恒之神、或耶和华, 祂被称为"父"和"创造者", 因为主等同与祂, 正如我们在《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中所述。因此, 在之后关于创造的讨论中, 我们用"主"这个称谓。 151-156 创世本身没有丝毫归因于物质世界的太阳, 而全然归因于心灵世界的太阳, 因为物质世界的太阳完全是死的(无生命的), 而心灵世界的太阳是活的, 是神性爱与智之首发。并且, 无生命的事物, 只不过是其它中介导致的结果, 自己并不能做任何事。因此, 将创世的任何荣耀归因于这个太阳, 就好比将工匠完成的作品归因于他手中的工具。物质世界的太阳是纯粹的火, 其中没有生命; 而心灵世界是有生命于其中的火。两种火的区别在于:心灵世界太阳的火, 神性的生命于其中; 而物质世界太阳的火, 神性的生命于其外。由此可知, 物质太阳的驱动力量不在自己, 而来自心灵世界太阳所发出的活力, 倘若这种活力撤离, 物质太阳将毫无生命力。因此, 太阳崇拜是所有神崇拜形式中最低级的, 因为它完全是死的, 正如太阳本身一样, 所以圣言中拜日头被称为"可憎的" 157-162 宇宙总体上被分为两个世界:心灵世界和物质世界。居住在心灵世界的, 是天人与灵; 居住在物质世界的, 是世人。从外在方面来看, 这两个世界完全相同, 无法分别, 然而内在方面却完全不同。居住在心灵世界中的人(我们称之为"天人"与"灵"), 本身是属灵的, 因此他们的思维与言辞都是属灵的。相比之下, 住在物质世界中的人, 本身是属世的, 因此他们的思维与言辞都是属世的。属灵的思维与言辞与属世的思维与言辞没有半点相同之处。由此看出, 两个世界, 一个属灵一个属世, 彼此截然不同, 区别如此之大以致于无法以任何方式调和 163-166 先说说关于目的的一些事情。一切事物中有三要素, 按序称为"首先目的"、"中间目的"、"最终目的", 也被称为"目的"、"原因"和"结果"。三者必须同时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若没有"中间目的"、同时也没有"最终目的", 首先目的是不会存在的。也可以说, 如果没有原因和结果, 目的也不会存在。同样, 若没有(产生原因的)目的和(承接原因的)结果, 原因也不存在。还有, 结果不会单独存在, 或说没有原因和目的的结果不会存在。人若细想一下, 能明白这个道理。思量一个没有结果的目的、或者脱离结果的目的, 这样的目的没有任何表现之处, 无非是个空洞的说辞而已。目的要落到实处, 必须有其终端, 其终端就是其结果, 在其终端中方可称其为目的。看起来好像有用的或有效的原因是自行存在的, 其实是因为它存在于结果之中而引起的表象。如果从结果脱离, 就会立即消散。由此可见, 目的、原因、结果三要素必须存在于一切事物中 167-172 第三章 173-178 如果不知道层级的存在, 何谓层级, 以及层级的属性如何, 就无法明白接下来讨论的内容, 因为在受造万物、因而在一切形式中, 都存在层级。在此关于天堂智慧的第三部分, 将着手论及层级。爱智有层级, 可从天人所居天堂分三层的事实清楚看出。在爱与智方面, 第三层天的天人远胜第二层天, 第二层天天人也远胜第一层天的天人, 甚至因此他们无法住在一起。是其爱与智的层级将他们区别开来。因此, 低层天的天人无法上升进入高层天的天人之中, 如果进入, 他们看不见高层天的天人, 也看不见周围的任何东西。看不见的原因在于那里的天人处于更高层级的爱与智中, 这些超出了他们的觉知范围。每位天人都是他爱与智的化身, 爱与智所取的形式就是人, 因为作为爱之本和智之本的神是人格的神(神是人) 179-183 关于层级的知识是揭开事物的原因、进而探究原因的关健。没有这些知识, 对于原因就几乎一无所知。若无相关知识, 两个世界中的客体与主体看起来只是如此单调乏味, 除了眼见景象之外, 似乎没有任何内涵; 然而事实上, 所显景象与隐藏其中的相比, 如同以一比千, 甚至一比无数。除非凭借层级的知识, 否则非显于表面的内在成分决不能被揭露出来。因为事物从外到内、再到至内, 要借助于层级方可达到; 不是连续的层级, 而是分离的(或非连续)的层级 184-188 广度层级, 就是连续层级, 如同由光到暗、由热到冷、由硬到软、由密到稀、由厚到薄等等的渐变。这些层级可以用感觉与视觉来体察, 而高度层级或分离层级则不然。本章将特别介绍高度层级, 如果没有关于这一层级的知识, 原因就无法被看见。我们知道, 目的、原因和结果依次相继, 就像在先、随后和最终那样一个接一个; 还知道, 目的产生原因, 并通过原因、产生结果, 目的便有了形式; 还知道其它相关的许多事情。然而, 如果仅只是停留于知道这些概念, 却不能在实际应用中显明出来, 那就只是知道个抽象而已(只是抽象而知, 就像某人只停留在对形上玄学的苦思冥想而已)。这样, 即使知道目的、原因和结果的依次相继, 关于这些层级在世上事物中的应用还是知之甚少。只是抽象的知识就好比稍纵即逝的缥缈之物, 但若能被应用于世上事物中, 它们就如地上之物一样清晰可见, 能保存在记忆之中 189-194 最初层级之所以是后续层级中一切事物的一切, 是因为每个对象和事物中的层级都是同质的; 之所以同质, 是因为都产生于最初的层级。因为它们的形成乃是如此:第一级, 通过捆绑或组合, 简单说, 就是将各部分聚集, 产生第二级, 然后以相同的方式、通过第二级, 产生第三级; 各级之间通过围绕它们的覆盖物而彼此区别。由此看出, 第一级是后续层级的"首长"与"统领;" 第一级是后续层级中一切事物的一切 195-198 层级有两种:广度层级与高度层级(见185-188节)。广度层级就像从光到暗、从智到愚的渐变; 而高度层级好比目的、原因和结果、或像在先、随后与最终。对高度层级, 我们说"上升"或"下降", 因为这种说法与高度相关; 对广度层级, 我们说"增加"或"减少", 因为这与广度相关。两种层级截然不同, 无共通之处。因此, 要区分清楚, 切勿混淆 199-204 分离层级存在于连续次序与同步次序之中。这些层级的连续次序, 从最高到最低, 或者从顶部到底部。天人的天堂便在这样的次序中:在那里, 第三层天是最高, 第二层居中, 第一层最低; 这就是它们彼此之间的位置关系。天堂之中类似的次序, 还有天人之中爱与智的状态, 还有他们所处热与光的状态, 以及属灵之气的状态。在那里, 一切形式的完善和力的完善都在这样的次序中 205-208 本章中关于层级的教导中, 我们已列举两个世界中的各种事物来说明。例如, 天人所居天堂的层级, 天人中热与光的层级, 气的层级, 还有人体内的不同成分, 以及动植物和矿物界中的事物等等。不过, 关于层级的知识涉及范围广泛, 不仅涉及自然之物, 还涉及社会的、道德的和属灵的事物及其细节。关于层级的教导涉及范围如此之广, 原因有二。首先, 其中的任何事物皆存在被称为"目的"、"原因"和"结果"的"三而一"因素, 三者依照高度层级而彼此关联。其次, 社会的、道德的和属灵的事物并非从实质中抽象而出的虚无缥渺之物, 而是真实存在的实质。因为爱与智并非什么抽象的东西, 而是实质(正如之前40-43节所述), 所以那些被称为社会的、道德的和属灵的所有事物同样也是实质。这些事物确实会被认为是从实质中抽象出来的, 然而就它们本身而言, 并非抽象; 例如, 情与思、义与信、意与知, 与爱智一样, 这些不可能是脱离实质的主体, 而是主体的状态, 也就是实质的状态。(它们是实质的状态, 呈现各种变化, 容后再叙。)说是实质, 其实也是形式, 因为不存在无形式的实质 209-216 在之前的章节中, 我们说明了最终层级是在先层级的综合、承载和基础。由此可得出, 在先层级在最终层级的全部中, 因为在先层级存于最终层级的结果中, 而每个结果都是原因的全部。 217-221 无论至大还是至小的事物, 其中皆包含分离与连续层级, 也就是高度和广度层级; 这一点无法从可见物体加以证明, 因为至小之物无法眼见, 至大之物虽可眼见, 但似乎无从分成层级。因此, 我们无法论证这个观点, 除非利用普遍规律来说明。天人的智慧, 也是通过以普遍性规律来掌握具体事物的知识而取得, 我们也可就此观点来展示他们的看法 222-229 高度层级的三个层级在主里面是无限的和非被造的, 因为主是爱之本和智之本; 既然是爱之本和智之本, 也就是用之本。爱, 以致用为其目的, 通过智来成就致用。事实上, 若不能致用, 爱与智就无所界限或没有目标, 也就无栖息之所。因此, 若非有"用", 以致于"爱"和"智"存于"用", 爱与智就谈不上存在、或无法表现。此三者(爱、智、用)在生命主体中构成了高度层级的三个级别。此三者就像第一目的(目的)、中间目的(原因)、最终目的(结果)。目的、原因和结果构成高度层级中的三个级别, 已在前文多次提及和证实 230-235 在人里面有三个高度层级, 至今不为人知, 因为这些层级还未被人接受; 只要这些层级未被引起注意, 人们就仅能知道连续层级。除了连续层级外一无所知, 因此只会认为爱与智在人里面仅仅连续地增长。但是应当知道, 世人自出生时起, 就有这三个高度层级或分离层级在他里面, 一层在一层之上。并且, 高度层级(或分离层级)的每个层级也都有广度层级或连续层级(照此层级连续地增长)。因此, 在一切至大与至小的事物中, 都有这两类层级的存在(见之前222-229节所述); 没有其中一类层级, 另一类层级也不可能存在 236-241 在第二章, 我们已经说明, 天堂太阳(就是神性爱与智之首发), 散发出光与热:光源自太阳的神性之智, 热源自太阳神性之爱。还说到, 光是智的载体, 热是爱的载体。还有, 只要进入智慧, 就进入那神性之光中; 只要进入爱, 就进入那神性之热中。综上所述, 我们还知道, 有三个层级的光和三个层级的热, 也就是说, 三个层级的智和三个层级的爱; 而且, 这些层级已经在人里面形成, 以便人能成为接受神性的爱与智、因而接受主的器皿。现在我们要说明, 属灵之光依三个层级流进人的里面, 而不是属灵之热流入, 除非人弃恶如罪并转向主; 或说, 人可以接受智慧, 甚至可达到第三层的智慧, 但不能接受爱, 除非他弃恶如罪并转向主; 也可说, 人之知可以被提升并进入智慧之中, 但是人之意则不可以, 除非他弃恶如罪 242-247 上面已说明, 人的思想有属世、属灵和属天三个层级; 这些层级可被逐一开启。还说明, 属世层级最先被打开, 然后是属灵层级(在弃恶如罪并转向主的情况下)被打开, 属天层级最后被打开。依照人的生命情形, 这些层级逐一被打开, 所以两个更高层级只要保持未开启的状态, 那他就持续处于属世层级中, 也就是最外在的(或最终端的)层级中。而且, 人们知道, 世上有属灵之人和属世之人, 或者外在人与内在人。但是他们不知道, 属世人变成属灵人, 是通过开启他里面更高的层级, 要想开启只能靠属灵的生活, 也就是遵守神圣诫命的生活; 倘若脱离这样的生活, 则人仍保持属世的状态 248-255 尽管对高度层级不了解的人很难明白这一点(如标题所述), 还是有必要揭示出来, 因为这是天堂智慧的一部分。属世人无法以天人的方式来领悟这方面的智慧, 但当他的知力被提升到天人所在的光明中时, 还是能被他的知力所理解。属世人的知力可以被提升到如此程度, 也就能在这个程度上被光照 256-259 之前说过, 属世思想处于最外在(或最终的)层级, 它包裹和环绕着属灵思想与属天思想; 就层级而言, 属灵与属天的思想在属世思想之上。现在讨论一下属世思想如何反作用于更高或更内在的思想。之所以会反作用, 是因为属世思想包裹、环绕和承载着它们, 如果没有这种反作用力, 就不可能如此。倘若没有反作用, 内在的或被包裹的成分将会松散、挤出和坍塌; 好比身体内在的脏腑, 包裹它们的身体如果不反作用于它们, 将会脱落崩散。又或者像肌肉的运动纤维外包裹着一层膜, 运动纤维在用力时, 如果没有这层膜的反作用, 结果也一样 260-263 理性表能理解何谓真理、因而何谓伪谬, 以及何谓善、因而何谓恶的能力; 自由表能自由地思考、意愿并践行这些事情的能力。从之前的讨论可以看出, 接下来的内容则可进一步显明以下观点:每个人自被造、因而自出生时起, 就有这两种能力, 它们来自于主, 不会从任何人身上拿走。凭着这两种能力, 人的思维、言语、意愿和行为看起来好像皆出于自己。主住在所有人的理性和自由的能力之中, 人因如此结合而活到永远。凭借这两种能力, 人得以被改造和更新, 没有它们则不然; 是理性和自由的能力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 264-270 众所周知, 邪恶与良善彼此对立, (与邪恶为伍的)伪谬和(与良善相伴的)真理同样如此。陷入邪恶中的人只会认定他所行之恶是善的, 因为此恶让他感觉快乐, 特别是满足了其视听享受, 也取悦了他们的思维因而获得感知喜乐。因此, 尽管恶者承认邪恶与良善彼此对立, 当他们受邪恶之乐的驱使, 会视恶为善, 视善为恶。例如, 某个人滥用自由去思邪行恶, 认为这才是自由; 相反地, 要他思善行善, 却认为是束缚。但事实上, 后者才是真正的自由, 前者是被奴役 271-276 本章提出了层级的知识, 接下来揭示以下奥秘:一个人的思想(或意与知)都表现在他的动作或行为中, 并包含于其中如同可见及不可见之物在其种子、或果实、或蛋卵之中。动作或行为自身外显也就是如此, 然而这些动作或行为的内在却有无数内容, 诸如全身运动纤维协调运行的支配力, 以及激发和控制这些支配力的所有思想成分; 上面所说的所有这些构成了三个层级。因为思想的所有成分在其中, 因此意的成分也在其中, 即关于人所爱欲的所有情感成分, 这些形成第一层级。所有知的成分, 也就是由他感知而来的一切思维, 这些形成第二层级。所有记忆的成分, 也就是从记忆中取出的、最接近言辞的一切想法, 这些构成第三层级。所有这些的意志产生一系列的动作, 就产生行为, 尽管动作之先的诸多成分未显明在可见形式的行为上, 但它们真实地存在于这些动作之中。在之前的209-216节中, 我们讨论过, 最终的层级综合、包含和承载之前的层级; 而且在217-221节中还说明, 高度层级在最终层级的全部及其能力中 277-281 第四章 282-284 人若以属世肉身的概念来思想神为人, 就根本无法理解作为一个人的神如何能创造宇宙及其万物。因为他们会自行琢磨:神若是一个人, 祂如何在整个宇宙空间中游走穿梭, 如何创造?祂怎样从自己所在之地发话, 然后事物因祂的话语就被造?当说到神是个人, 这些想法就自动浮现, 因为他们对人格神(作为一个人的神)的概念就如同对世上之人, 按照自然及其属性来思考这样的神, 也就是以时空属性来思量。而另一方面, 如果不依照着世上之人来思想这位人格神, 不以自然及其时空属性来衡量, 就能明白神若非为人, 宇宙就不能被造这一主题 285-289 我们在第二章论及心灵世界的太阳, 在那里论证了以下观点:神性的爱与智在心灵世界显若太阳(83-88)。属灵之热与属灵之光从这个太阳发出(89-92)。这个太阳并非神, 而是从人格神的神性爱与智之首发(最初发出的); 那太阳所发之热光同样来自神性的爱与智(93-98)。心灵世界的太阳显现于中段的高度, 远离天人, 如同物质世界的太阳远离世人(103-107)。心灵世界中主显为太阳之处为东, 以此为准来定其它方位(119-123, 124-128)。天人始终将自己面部转向显为太阳的主(129-134, 135-139)。通过神性爱与智之首发的太阳, 主创造宇宙及其万物(151-156)。物质世界的太阳是纯粹的火, 因而是死的; 自然也是死的, 因为它起源于那个太阳; 而且, 物质世界的太阳被造是为了创世的工作得以完成和终结(157-162); 没有这一生一死的两个太阳, 就不存在创世(163-166) 290-295 热与光从心灵世界的太阳发出, 热出自主的神性之爱, 光出自主的神性之智, 可参阅本书之前章节所述(89-92, 99-102, 104-150)。在这里要论述从太阳发出的第三者, 就是承载热与光的气, 气从主的、被称为"用"的神性成分发出。 296-301 在第三章173-176节说过, 在心灵世界和物质世界都有三个层次的气, 照着高度层级彼此有别, 并照着广度层级, 在朝向更低级事物的进程中(活性)逐渐减弱。因为在向着更低级事物发展的进程中, 气逐渐减弱, 于是它们不断变得越来越紧缩, 越来越呆滞。最终, 在其最终端, 变得如此紧缩和呆滞, 以致于不再是气, 而成为静止的物质; 在物质世界, 变得如同地球上被称为"实体"的事物那样固定。由物质与实体的如此起源可推知:第一, 这些物质与实体也是三个层级; 第二, 它们通过围绕之气而被凝聚在一起、且彼此关联; 第三, 它们被适当地构建、(以相应的形式)来产生一切致用的目的 302-304 从前面关于这地的起源论述可以看出, 在这些物质与实体之中并无神性自身, 即没有任何神性自身的成份。因为我们之前说过, 它们是气的最后与终端形式, 就是从热发展并终结于冷, 从光终结于暗, 从活跃终结于呆滞。通过从属灵太阳之物到它们的演化, 它们也保留着源自神性的、也就是从围绕人格神或主的气场(如前291-298所说)而来的性质。由此气场, 通过从那太阳、以气为媒介的逐渐演化, 产生了构成地的物质和实体 305-306 迄今所述的一切事物, 例如太阳、气、地, 都是达到目的之手法。创造之目的, 则是被作为太阳的主、通过气、由地被造的那些事物, 我们称这些目的为"用"。就其发展过程而言, 这些事物包括植物界的所有事物, 动物界的所有事物, 最终所有人类以及出自人类的天人之国 307-318 人代表了宏观世界, 也就是整个复杂宇宙的形象, 就此意义而言, 在古时, 人被为"小宇宙"。只是今人不知道为何古人如此称谓, 因为他们认为宇宙或大宇宙显明在人之中, 无非是人从动物界与植物界摄取营养、满足肉体生命所需, 并凭其热而活着, 凭其光而看见, 凭其气能听能呼吸。然而并非这些事物令人成为一个小宇宙, 正如大宇宙也并非因宇宙及其万有而成为大宇宙。古人称人为"小宇宙"(或"微观世界"), 其实是源于一些对应学的知识(绝大多数远古之人按对应关系生活), 以及通过与天堂中天人的交流而得知。因为天人从他们周围可见的事物能看得出:就它们的用途而论, 被造宇宙万物如同一个人的形像 319-326 关于这些观点, 前文已讨论过以下内容:若非有用, 没有什么事物能从创造者神得以形成(308节); 被造万物之用从最低级形式到人类逐步上升, 通过人类上升到万物源头-创造者神(65-68节);创世的目的表现在其终端事物中, 就是让万物归向创造者, 并产生结合(167-172节); 事物之用, 取决于它们关注于创造者的程度(307); 神性不得不在其所造者中"是"并有所表现(47-51节); 宇宙万物, 照着它们提供的用途(与层级相一致), 都是神性的接受者(58节); 从用的角度来看, 宇宙是神的形像(59节); 以及其它相关内容。由上述内容可明显得出此理:主创造的所有事物都是用的形式, 这些用的形式在(与人、进而通过人与作为用之源头的主相关的)秩序、层级和关联之中。接下来要说的, 是关于用的相关细节 327-335 在行为中表现出的所有良善, 被称为"用;" 在行为中表现出的所有邪恶, 也被称为"用;" 不过是"恶用"(邪恶之用), 而前者是"善用"(良善之用)。因为所有良善源自主, 而所有邪恶源自地狱, 于是得出:善用为主所造, 恶用自地狱产生。我们当前特别讨论的用的形式, 多指所有在尘世显现的形式, 诸如各种动植物。有益于人的所有事物皆来自主, 有害于人的则来自地狱。也可以说, 源于主之善用是指所有能发展人理性功能之物, 以及使人能接受源于主的属灵品性之物。反之, 恶用的形式是指所有摧毁人理性功能之物, 以及不能使人发展灵性之物。那些有害之物之所以也被称为"用", 是因为它们对恶人行恶有用, 还有助于吸收毒性, 因而用于药石。这样看来, "用"这个术语有双重含义, 正如"爱"一样, 既可指良善之爱又可指邪恶之爱; 因此, 自爱而来的任何事物, 都称为有"用" 336-348 世上大多数人根据所见的表象, 就说世间的太阳以其光热产生他们所见的田地、草原、花园与森林, 还说太阳以其温暖孵化蛋卵, 令地上走兽与空中飞鸟世代繁殖, 甚至说太阳还给人类带来生命。 人们只是据所见现象而这么说而已, 并未将这些事情归功于自然, 因为他们并没有思考这方面的事情。例如, 人们说太阳升落并导致年日的产生, 或说太阳此时在这个或那个高度; 人们凭着表象这么说, 在这样说时, 并未将这些结果归功于太阳, 因为他们并未思考太阳的固定或地球的转动。另一方面, 人们若自行确证这个观念, 也就是确证太阳以其光热产生这一切出现在地上的现象, 甚至将万物归功于自然, 包括宇宙的创造, 这样他们就变成自然主义的追捧者了, 最终沦为无神论者。之后他们甚至可能会说神创造自然并赋予自然产生这些现象的能力, 不过他们这样的托辞是因为害怕名声扫地; 他们依然视创造者神为自然, 有人认为神是自然的最内在成分, 于是将教会教导的神圣之事弃置一旁 349-357 第五章 358-361 这些事情必须按下列次序逐一说明:(1)爱与智, 因而意与知, 构成人真正的生命。(2)人的生命, 首要成分在脑中, 派生成分在身体中。(3)正如生命在首要成分, 也如此在整体和每个部分中。(4)通过首要成分, 生命呈现于(整体之中的)每部分, 以及(每部分之中的)整体。(5)爱的品性决定智的品性, 并因此决定人的品性 362-370 关于这个主题, 需要按下列顺序逐一说明:(1)心灵的一切皆与意知相关联, 身体的一切皆与心肺相关联; (2)意知对应于心肺, 因此心灵的一切对应于身体的一切; (3)意与心对应; (4)知与肺对应; (5)通过如此对应, 能发现关于意与知、还有爱与智的许多奥秘; (6)一个人的心灵就是他的灵, 此灵就是此人, 身体是外在工具, 心灵或灵借此在物质世界来感觉与行动; (7)一个人的灵与身体的结合归因于他的意与知和其心与肺的对应, 灵与身的分离则归因于缺乏这样的对应 371-393 学术界中很多人不辞劳苦地对灵魂进行探究; 只是因为他们对心灵世界和人死后的状态并不知情, 所以只能构建一些假说, 不是关于灵魂的属性如何, 而只是关于灵魂如何作用于身体。至于灵魂的属性, 除了把它视为以太之中的什么至纯之物, 以及它的容纳形式(只能停留在一个缥缈不定的概念)之外, 就没有别的概念。只知道灵魂是精神的, 他们不敢就此公开地发表过多的言论, 因为害怕将灵魂归因于什么物质的事物 394-431 无人知晓受孕后在子宫内人的初始或雏形的情形, 因为无法用肉眼观察到它, 再者, 也因为它是由属灵物质构成, 这物质以自然之光无法看到。如今, 因为世上有些人想探究人的初始形式, 也就是致使怀孕的精子, 又因为许多人落入错解, 认为人之初时、也就是在雏形之时就有丰富的形式, 然后通过成长而趋向完美, 为此向我揭示了那最初或原始形式到底如何 432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