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 41

Study

           

1 過了兩年,法老做夢,夢見自己站在河邊,

2 隻母從河裡上來,又美好又肥壯,在蘆荻中吃

3 又有隻母從河裡上來,又醜陋又乾,與那隻母一同站在河邊。

4 這又醜陋又乾隻母盡了那又美好又肥壯的隻母法老就醒了。

5 他又睡著,第二回做夢,夢見棵麥子長了個穗子,又肥大又佳美,

6 又長了個穗子,又細弱又被東風吹焦了。

7 這細弱的穗子了那個又肥大又飽滿的穗子。法老醒了,不料是個夢。

8 到了早晨法老心裡不安,就差人召了埃及所有的術士和博士來;法老就把所做的夢告訴他們,卻沒有人能給法老圓解。

9 那時酒政對法老:我今日想起我的罪來。

10 從前法老惱怒臣僕,把我和膳長下在護衛長府內的監裡。

11 我們同夜各做夢,各夢都有講解。

12 在那裡同著我們有一個希伯來的少年,是護衛長的僕人我們告訴他,他就把我們的夢圓解,是按著各的夢圓解的。

13 後來正如他給我們圓解的成就了;我官復原職,膳長被起來了。

14 法老遂即差人去召約瑟,他們便急忙他出監,他就剃頭,刮臉,換衣裳,進到法老面前。

15 法老對約瑟:我做了一夢,沒有人能解;我見人,你了夢就能解。

16 約瑟回答法老:這不在乎我,必將平安的話回答法老

17 法老對約瑟:我夢見我站在河邊,

18 隻母從河裡上來,又肥壯又美好,在蘆荻中吃

19 又有隻母上來,又軟弱又醜陋又乾瘦,在埃及遍地,我沒有見過這樣不好的。

20 這又乾瘦又醜陋的母盡了那以先的隻肥母

21 吃了以後卻看不出是吃了,那醜陋的樣子仍舊和先前一樣。我就醒了。

22 我又夢見棵麥子,長了個穗子,又飽滿又佳美,

23 又長了個穗子,枯槁細弱,被東風吹焦了。

24 這些細弱的穗子了那個佳美的穗子。我將這夢告訴了術士,卻沒有人能給我解說。

25 約瑟對法老法老的夢乃是個。已將所要做的事指示法老了。

26 年,穗子也是年;這夢乃是個。

27 那隨上來的隻又乾瘦又醜陋的母年,那個虛空、被東風吹焦的穗子也是年,都是個荒年。

28 這就是我對法老已將所要做的事顯明給法老了。

29 埃及遍地必豐年,

30 又要來個荒年,甚至埃及地都忘了先前的豐收,全地必被饑荒所滅。

31 因那以的饑荒甚大,便不覺得先前的豐收了。

32 至於法老兩回做夢,是因命定這事,而且必速速成就。

33 所以,法老當揀選一個有聰明有智慧的,派他治理埃及地。

34 法老當這樣行,又派員管理這地。當個豐年的時候,征收埃及地的五分之一,

35 叫他們把將豐年一切的糧食聚斂起,積蓄五穀,收存在各城裡做食物,歸於法老的

36 所積蓄的糧食可以防備埃及地將來的個荒年,免得這地被饑荒所滅。

37 法老和他一切臣僕都以這事為妙。

38 法老對臣僕:像這樣的,有的靈在他裡頭,我們豈能得著呢?

39 法老對約瑟既將這事都指示你,可見沒有人像你這樣有聰明有智慧。

40 你可以掌管我的家;我的民都必聽從你的話。惟獨在寶座上我比你大。

41 法老又對約瑟:我派你治理埃及全地。

42 法老就摘下上打印的戒指,戴在約瑟的上,他穿上細麻衣,把鍊戴在他的頸項上,

43 約瑟坐他的副車,喝道的在前呼叫說:跪下。這樣、法老派他治理埃及全地。

44 法老對約瑟:我是法老,在埃及全地,若沒有你的命令,不許擅自辦事(原文作動)。

45 法老賜名約瑟,撒發那忒巴內亞,又將安城的祭司波提非拉的女兒亞西納他為妻。約瑟就出去巡行埃及地。

46 約瑟見埃及法老的時候年三十歲。他從法老面前出去,遍行埃及全地。

47 個豐年之內,地的出產極豐極盛(原文作一把一把的),

48 約瑟聚歛埃及個豐年一切的糧食,把糧食積存在各城裡;各城周圍田地的糧食都積存在本城裡。

49 約瑟積蓄五穀甚多,如同邊的沙,無法計算,因為穀不可勝

50 荒年未到以前,安城的祭司波提非拉的女兒亞西納給約瑟生了兩個兒子

51 約瑟給長子起名瑪拿西(就是使之忘了的意思),因為他使我忘了一切的困苦和我父的全家。

52 他給次子起名以法蓮(就是使之昌盛的意思),因為他使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

53 埃及地的個豐年一完,

54 個荒年就來了。正如約瑟所的,各地都有饑荒;惟獨埃及全地有糧食。

55 及至埃及全地有了饑荒,眾民向法老哀求糧食,法老對他們:你們往約瑟那裡去,凡他所的,你們都要做。

56 當時饑荒遍滿天下,約瑟開了各處的倉,糶糧給埃及人;在埃及地饑荒甚大。

57 各地的人都往埃及去,到約瑟那裡糴糧,因為天下的饑荒甚大。

  

Exploring the Meaning of 創世記 41      

Napsal(a) Emanuel Swedenborg

Here are some excerpts from Swedenborg's "Arcana Coelestia" that help explain the inner meaning of this chapter:

AC 5191. In the internal sense of this chapter the subject treated of is the second state of the celestial of the spiritual, which is "Joseph," in its elevation above what is of the natural or external man, and so above all the memory-knowledges therein, which are "Egypt."

AC 5192. "Pharaoh" is the natural in general, which was now at rest, and had left all things to the celestial of the spiritual which is "Joseph." The "seven years of abundance of produce in the land of Egypt" are the memory-knowledges to which good from the celestial of the spiritual can be applied; the "seven years of famine" are the following states, when there is nothing good in the memory-knowledges except what is from the Divine celestial of the spiritual which is from the Lord‘s Divine Human. These subjects are treated of in detail in what follows.

    Studovat vnitřní smysl

Přelož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