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记 13

Studovat vnitřní smysl

           

1 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

2 人的上若长了疖子,或长了癣,或长了火斑,在他上成了大?疯的灾病,就要将他祭司亚伦亚伦祭司个子孙面前。

3 祭司要察上的灾病,若灾病处的毛已经变白,灾病的现象深於上的,这便是大?疯的灾病。祭司要察他,定他为不洁净。

4 若火斑在他上是白的,现象不深於,其上的毛也没有变白,祭司就要将有灾病的人

5 第七祭司要察他,若灾病止住了,没有在上发散,祭司还要将他

6 第七祭司要再察他,若灾病发暗,而且没有在上发散,祭司要定他为洁净,原来是癣;那人就要洗衣服,得为洁净。

7 但他为得洁净,将身体给祭司,癣若在上发散开了,他要再将身体给祭司

8 祭司要察,癣若在上发散,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疯。

9 人有了大?疯的灾病,就要将他祭司面前。

10 祭司要察上若长了白疖,使毛变白,在长白疖之处有了红瘀

11 这是上的旧大?疯,祭司要定他为不洁净,不用将他锁,因为他是不洁净了。

12 大?疯若在上四外发散,长满了患灾病人的,据祭司察看,从无处不有,

13 祭司就要察,全身的若长满了大?疯,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净;全身都变为白,他乃洁净了。

14 但红几时显在他的身上就几时不洁净。

15 祭司那红就定他为不洁净。红本是不洁净,是大?疯。

16 若复原,又变白了,他就要祭司

17 祭司要察,灾病处若变白了,祭司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净,他乃洁净了。

18 人若在上长,却治好了,

19 在长之处又起了白疖,或是白中带红的火斑,就要给祭司

20 祭司要察,若现象洼於,其上的毛也变白了,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疯的灾病发在中。

21 祭司若察,其上没有白毛,也没有洼於,乃是发暗,就要将他

22 若在上发散开了,祭司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灾病。

23 火斑若在原处止住,没有发散,便是的痕迹,祭司就要定他为洁净。

24 人的上若起了毒,毒的瘀成了斑,或是白中带红的,或是全白的,

25 祭司就要察,火斑中的毛若变白了,现象又深於,是大?疯在火毒中发出,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疯的灾病。

26 但是祭司,在火斑中若没有白毛,也没有洼於,乃是发暗,就要将他

27 到第七祭司要察他,火斑若在上发散开了,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疯的灾病。

28 火斑若在原处止住,没有在上发散,乃是发暗,是起的火毒,祭司要定他为洁净,不过是火毒的痕迹。

29 无论女,若在上有灾病,或是男人胡须上有灾病,

30 祭司就要察;这灾病现象若深於,其间有细黄毛,就要定他为不洁净,这是疥,是上或是胡须上的大?疯。

31 祭司若察头疥的灾病,现象不深於,其间也没有黑毛,就要将长头疥灾病的

32 第七祭司要察灾病,若头疥没有发散,其间也没有黄毛,头疥的现象不深於

33 那人就要剃去须发,但他不可剃头疥之处。祭司要将那长头疥的,再

34 第七祭司要察头疥,头疥若没有在上发散,现象也不深於,就要定他为洁净,他要洗衣服,便成为洁净。

35 但他得洁净以,头疥若在上发散开了,

36 祭司就要察他。头疥若在上发散,就不必找那黄毛,他是不洁净了。

37 祭司若看头疥已经止住,其间也长了黑毛,头疥已然痊愈,那人是洁净了,就要定他为洁净。

38 无论女,上若起了火斑,就是白火斑,

39 祭司就要察,他们上的火斑若白中带黑,这是上发出的白癣,那人是洁净了。

40 上的发若掉了,他不过是秃,还是洁净。

41 他顶前若掉了发,他不过是顶门秃,还是洁净。

42 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若有白中带红的灾病,这就是大?疯发在他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

43 祭司就要察,他起的那灾病若在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有白中带红的,像上大?疯的现象,

44 就是长大?疯,不洁净的,祭司总要定他为不洁净,他的灾病是在上。

45 身上有长大?疯灾病的,他的衣服撕裂,也要蓬散发,蒙着上唇,喊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

46 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外。

47 染了大?疯灾病的衣服,无论是羊毛衣服、是麻布衣服

48 无论是在经上、在纬上,是麻布的、是羊毛的,是在子上,或在子做的甚麽物件上,

49 或在衣服上、子上,经上、纬上,或在子做的甚麽物件上,这灾病若是发绿,或是发红,是大?疯的灾病,要给祭司

50 祭司就要察那灾病,把染了灾病的物件

51 第七,他要察那灾病,灾病或在衣服上,经上、纬上,子上,若发散,这子无论当作何用,这灾病是蚕食的大?疯,都是不洁净了。

52 那染了灾病的衣服,或是经上、纬上,羊毛上,麻衣上,或是子做的甚麽物件上,他都要焚烧;因为这是蚕食的大?疯,必在中焚烧。

53 祭司要察,若灾病在衣服上,经上、纬上,或是子做的甚麽物件上,没有发散,

54 祭司就要吩咐他们,把染了灾病的物件洗了,再

55 洗过以祭司要察,那物件若没有变色,灾病也没有消散,那物件就不洁净,是透重的灾病,无论正面反面,都要在中焚烧。

56 洗过以祭司要察,若见那灾病发暗,他就要把那灾病从衣服上、子上、经上、纬上,都撕去。

57 若仍现在衣服上,或是经上、纬上、子做的甚麽物件上,这就是灾病又发了、必用焚烧那染灾病的物件。

58 所洗的衣服,或是经,或是纬,或是子做的甚麽物件,若灾病离开了,要再洗,就洁净了。

59 这就是大?疯灾病的条例,无论是在羊毛衣服上,麻布衣服上,经上、纬上,和子做的甚麽物件上,可以定为洁净或是不洁净。

  
   Studovat vnitřní smysl

Přelož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