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記 8

Study

           

1 蛙災耶和華摩西:“你到法老那裡去,對他:‘耶和華這樣:“讓我的人民離開這裡,使他們可以事奉我。

2 如果你拒絕讓他們離開這裡,看哪,我必用青蛙擊打你的全境。

3 河裡必滋生青蛙青蛙必上,進到你的宮殿和臥房裡去,跳上你的,進你臣僕的房屋,跳上你人民的身上,進你的爐子和摶麵盆。

4 青蛙也必跳上你、你的人民和臣僕的身上。”’”(本章第1~4節在《馬索拉抄本》為7:26~29)

5 耶和華摩西:“你要對亞倫中的杖伸在江、、池之上,使青蛙上到埃及地來。”(本節在《馬索拉抄本》為8:1)

6 亞倫一伸在埃及的眾之上,青蛙就上來了,並且遮蓋了埃及地。

7 眾術士也用他們的巫術照樣行了,使青蛙上了埃及地來。

8 法老摩西亞倫召了來,:“請你們懇求耶和華,好他使青蛙離開我和我的人民,我就必讓這人民離開這裡,使他們可以向耶和華獻祭。”

9 摩西回答法老:“請指示,我要在甚麼時候為你和你的臣僕,以及你的人民,懇求耶和華除滅青蛙,使青蛙離開你和你的宮殿,只留在河裡呢?”

10 法老:“明天。”摩西回答:“就照著你的行吧,好叫你知道沒有耶和華我們的

11 青蛙必離開你和你的宮殿、你的臣僕和你的人民,只留在河裡。”

12 於是,摩西亞倫離開法老走了出來;摩西為了耶和華加在法老身上青蛙的災害向耶和華呼求。

13 耶和華就照著摩西的行了;在房屋裡、院子裡和田野中的青蛙死了

14 有人把青蛙一堆一堆積聚起來,那地就發了。

15 法老一見災禍平息了,就裡剛硬,不肯他們的話,就像耶和華的。

16 虱災耶和華摩西:“你要對亞倫:‘伸出你的手杖,擊打地上的塵土,使塵土在埃及全地都變成虱子。’”

17 他們就這樣行了;亞倫伸出中的杖,擊打地上的塵土,就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有了虱子;埃及全地所有地上的塵土都變成了虱子。

18 眾術士也用他們的巫術照樣行,要生出虱子來,卻不能辦到;所以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都有虱子。

19 眾術士就對法老:“這是手指頭。”法老裡剛硬,不肯摩西和亞倫,就像耶和華的。

20 蠅災耶和華摩西:“你要清起來,站在法老面前;看哪,法老邊來的時候,你要對他:‘耶和華這樣:你要讓我的人民離開這裡,使他們可以事奉我。

21 如果你不讓我的人民離開這裡,看哪,我必叫蒼蠅落在你和你臣僕,以及人民的身上,進到你的宮殿;埃及人房屋都必充滿蒼蠅,他們所在的地方也是這樣。

22 那日,我必把我人民居住的地方歌珊分別出來,使那裡沒有蒼蠅,為要使你知道在全地上只有我是耶和華

23 我必把我的人民和你的人民分別出來,明天必有這神蹟。’”

24 耶和華就這樣行了;無數的蒼蠅進了法老的宮殿和他臣僕的房屋,並且遍布埃及全地;那地就因為蒼蠅的緣故毀壞了。

25 法老摩西亞倫召了來,對他們:“你們去,在這地獻祭給你們的吧。”

26 摩西回答:“決不可以這樣行,因為我們要把埃及人看為可憎的祭物獻給耶和華我們;如果我們埃及人看為可憎的祭物在他們眼前獻上,難道他們不拿石頭打死我們嗎?

27 我們要走的路程進到曠野,好照著耶和華吩咐我們的,向耶和華我們獻祭。”

28 法老回答:“我必讓你們離開這裡,你們可以在曠野獻祭給耶和華你們的,只是你們不可走得太遠;請你們為我祈禱。”

29 摩西:“看哪,我要離開你出去,祈求耶和華,使蒼蠅明天可以離開法老法老的臣僕,以及法老的人民,只是不可再行欺騙,不讓以色列人離開這裡去獻祭給耶和華。”

30 於是,摩西法老那裡出來,去祈求耶和華

31 耶和華就照著摩西的行了,使蒼蠅離開了法老和他的臣僕,以及他的人民,連隻也沒有留下。

32 可是,這一次法老還是裡剛硬,不肯讓以色列人離開。

  

Exploring the Meaning of 出埃及記 8      

Napsal(a) Emanuel Swedenborg

Arcana Coelestia 7378. In this chapter, in the internal sense, the subject is continued of the vastation of those who are in falsities, and who infest the upright in the other life. The first two degrees of vastation were described in the preceding chapter, also the third degree in part, which was that they reasoned only from mere falsities. Reasonings from mere falsities are signified by "the frogs;" which subject is continued in this chapter; and then the fourth and fifth degrees of the vastation of those who are in falsities and infest the upright in the other life are treated of. The fourth degree is that they were in evils which destroyed every good with them, also whatever they had from natural good; these are signified by the lice from the dust of the land. The fifth degree is that they were in falsities from these evils, whereby every truth would be destroyed; these are signified by the noisome fly.

    Studovat vnitřní smysl

Přeložit: